相关文章

追求技法的掌握是少儿美育的误区-广东新快网-新快报官方网站(明天...

来源网址:http://www.bxg2018.cn/

中国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副主任关小蕾:

据了解,广州市少年宫(一宫)、(二宫)美术学校每个星期都会迎来上万名学生上课,作为校外成立最早的教育机构,少年宫确实是不少人,尤其艺术爱好者的必经之地,甚至是孕育艺术家的摇篮。66年来的一路发展,少年宫同时也是我国少儿美术教育的起落浮沉的见证。中国美协少儿艺委会副主任关小蕾谈及目前少儿美育现状时表示:“一些机构希望让孩子掌握一些技术技法来进行培训,而目的却仅仅是家长在某些方面拿来炫耀的资本,这就是我们目前少儿美术教育很大的误区。”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关小蕾

广州市少年宫常务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会副主任

他们凭感觉表达出来的画面

甚至比成年人更接近艺术的本源

收藏周刊:少年宫是开展美育的重要机构,它经历过怎样的发展?

关小蕾:少年宫是发展得比较早的校外教育机构,成立于1952年,至今已有六十六年历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是少年宫的学员,后来考上广州美院。1984年毕业又回到了这里。我们那时候的少年宫,可以说是一种精英式的教育,它吸收的学员都是百里挑一的。我记得小时候崇尚的是一种以再现为主要方式的“苏联模式”。很小的小孩,可能就对着一个石膏模仿,长大一点,他们都是很标准地学习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初,少年宫对儿童美术教育的观念有了很大改变,也开始接受国外的一些新鲜理论,包括《心理学》、《儿童心理学》等理论,对儿童教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就表现在“以儿童作为中心”来进行教育,而现代美术的发展也对此产生不小影响,很多大师对儿童作品或者表达方式都非常赞同。毕加索就曾说过,他要用儿童的眼光看世界。这一阶段,基本是采取“以儿童为中心”的一种教学方式,更注重儿童自身的表达。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则更会注重美术教育对儿童长大了以后的影响,让孩子学美术不再单纯地以能够成为艺术家为目的,而是为了提高表达能力以及鉴赏能力。所以,美术馆博物馆的一些经典作品会是引导他们学习的重要部分。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到新世纪初,出现了“儿童就是天然的艺术家”的论调,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凭着直觉表达出来的画面,甚至比成年人更加接近艺术的本源。这个阶段可能会更重视儿童艺术对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因此,现在我们会以儿童自身的一种需要和表达来作为很重要的衡量标准。

大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美国的主流教育思想中,指出儿童可以通过美术教育达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人。美术或者艺术是别的科目所不能代替的,这种教育的理念当时对中国少儿艺术教育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收藏周刊:应该如何引导小孩把艺术作为工具介入到社会的各种工作当中?

关小蕾:比如少年宫东边的楼梯,可以看到整个楼梯从一楼到五楼都有孩子们跟艺术家一起画的画。

当时源自于我们的一个叫“孩童设计”的项目,口号是“让梦不仅仅是想”。当时分了几个小组来讨论,其中有一个小组发现了少年宫的电梯太少,上下电梯太慢,而楼梯又太暗,没有多少人愿意走。然后他们就设计了一个方案,希望改造这个楼道,用艺术的方式吸引更多的人走那边。但中间涉及到施工和沟通,因此,这件事也可以让小孩子们慢慢了解到人在一个社会中,做每一件事情,不仅仅是单一地去做,更需要沟通。我们尽可能地让孩子们不只盯着手头所做的那一件作品,而是怎么通过艺术的方式去改变他身边的环境。

学美术没有多大年龄合适的说法

特殊儿童也享有平等的艺术教育机会

收藏周刊:您认为几岁适合参加美术培训?

关小蕾:儿童从开始用眼睛去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随手拿起笔乱画,已经可以认为是一种艺术的活动,已经是艺术表达。因此,并没有多大年龄才适合学美术的说法,少年宫最小的学员是两岁半,家长和小孩一起来上美术课,在教学系统中,这种设定有利于孩子渐渐进入或者适应集体的交流环境当中。

收藏周刊:特殊儿童的艺术教学会有哪些不一样,目前的艺术教育现状如何?

关小蕾:在1998年,少年宫就开始面对特殊儿童开设“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到现在,我们提供给这些孩子的艺术教育已经越来越多,原来只是局限在美术,2005年前后就开始有了音乐,包括舞蹈等科目。在我看来,对特殊儿童的艺术教育跟普通孩子的,不会存在区别。我们只是把一些公共的资源更加多地放到资源匮乏的儿童身上。我们现在除了一对一的授课方式之外,对特殊儿童的教育我们基本都是免费的。在少年宫里面,包括智障、听障、精神障碍、自闭症、唐氏综合征等特殊儿童都能得到相应的艺术教育,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定期到四个医院的重症病房上美术课和音乐课。还在广州9所大医院中,举行一些儿童艺术比赛。我们希望通过艺术的方式,给这些特殊儿童带去不一样的愉悦。而且,目前少年宫还对一些农民工提供免费学位,这方面,每年就有2000多个给贫困或者身体上有特殊情况的儿童。我们相信,使弱势儿童获得教育机会的努力正是儿童美术成为公益事业的一种体现形式;另一个重点是,让儿童的艺术教育进一步介入社会,使儿童成为这个日益追求平等和谐社会的一分子,这也正是我们提出儿童公民艺术的缘由。

收藏周刊:现在艺术教育机构林立,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目前的少儿美术教育还存在哪些问题?

关小蕾:现在的艺术机构越来越多,也证明了艺术教育越来越受重视。这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但主要问题还是在于家长比较急功近利。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有了艺术类考级,从艺术教育的角度,我是非常反对艺术考级的。尤其美术教育,存在很大的教育弹性。比如我曾经见过一个孩子把整张画都涂黑了,从画面的角度,也许这是一张不合格的作品。但艺术教育的过程很重要,因为后来才了解到,这个孩子其实是想表达天黑。因此,如果我们总是以一个标准来评判,那么,对孩子来说其实很不公允的。平常我们也能看到一些机构希望让孩子掌握一些什么技术技法来进行培训,而目的却仅仅是家长在某些方面拿来炫耀的资本,这就是我们目前少儿美术教育很大的误区。

(图片来源:2017广东青少年书画大赛参赛作品)